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門徒

門徒
狂歡節的瑪麗亞

U.N.C.L.E 蘇/美 + DCEU 海/超


*前章回

狂歡節的瑪麗亞 
果樹上的蛇 
戴奧尼索斯

請愛用 #狂歡節的瑪麗亞 進行連載追蹤

————————————

蘇洛第一次見到伊利亞.科里亞金的時候是在東柏林。

那日天氣還不錯,他拎著個箱子,為了工作像個普通人類一樣的入境東柏林,直到晚上他終於找到了那個他要找的女孩。伊利亞這個力氣大的不像人類的蘇聯人便在午夜時分的東柏林街頭追逐他們,還徒手扯掉了一輛車的後車蓋。他們就這麼相遇,並在日後成為同一個國際情報單位的同事將近十年。身為一個魅魔,他幾乎沒有這樣與一個生物在...

He Shaved



大概有一整年的時間,伊利亞在腦中粗略的計算。

作為同事、搭檔、安全後備以及室友,他們最終還是住在了一塊兒。而兩人都已然忘記是他們最終成為室友的原因,只是因為邪惡資本主義與新興社會主義的一場彷彿永無止盡的惡鬥。

有鑑於伊利亞才是他們之中強迫症比較嚴重的那一個,面對鬍子這種一兩天不管就會像姑媽家後院那橫生漫長的雜草一樣,不乾淨不整齊又頹廢的東西。貫徹著社會主義生活方式的庫利亞金同志當然是看著就有氣。不過蘇洛正巧也不是喜歡放任鬍子亂長的人,但事出必有因,任何能讓蘇洛不修邊幅的理由都理所當然會是工作上的需要。

這絕對是可以抱怨的,只是蘇洛接到這個長期臥底的任務簡報時也只是哼了兩聲。這絕對會妨礙他展現自身的魅...

濃金伏特加

伊利亞的金髮在昏黃的黃光下變得濃豔。


咖。


俄羅斯人纖長有力的手指捏著深色的木棋,在由深淺不依的方塊構成的木盤上敲響了一聲冷清的殘響。蘇洛眨著眼睛想,他剛剛還用那雙乍看之下優雅漂亮的手扣下狙擊槍的板機殺掉了一個人呢。


蘇洛拽了拽披在身上的毯子。他為了逃離猝不及防的身分暴露而在毫無憐憫的午後雷陣雨中和意圖置他於死地的黑幫們周旋直至脫身,他的衣服全在火爐那裡等著烤乾。雖然披著毯子但還是有點冷,他可不想感冒。而伊利亞在他的隱藏式耳機裡極為冷靜的低聲發話要他蹲下時,有些失真卻依舊低沉不亂的嗓音直到幾小時後的現在仍餘音繞耳,宛如一根羽毛,輕柔卻無法忽視,撓得蘇洛心神不寧。


他正坐...

給UNCLE添塊柴

聽說福爾摩斯3要拍了,會有舅局2嗎....

我想念solo

【U.N.C.L.E|蘇美】粉紅、色誘、失控

The Man From U.N.C.L.E  二次創作


Illya.K/Napoleon.S
女裝/無碰觸高潮/可能存在OOC/PWP

R-18

※ 內容規制,全文外連


\歡迎交流!!!/

【U.N.C.L.E|蘇美】雪晶融化於掌心之中

The Man From U.N.C.L.E. 二次創作

Illya/solo

PG

*******


淺白的雪點落進了墨黑的石階,化成一灘深色的黑漬,一灘接著一灘。蘇洛傻傻地盯著融化的雪點弄濕的街道,空蕩蕩的胃不明原因的攪在一道,沉甸甸的悶痛。他低著頭,喉嚨乾澀、指尖冰冷。悠悠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謊報年齡走進軍營裡之前的某個晚上他也是這樣,說不上來的冷凍得他渾身打顫。不,他是知道原因得,但他拒絕去理解。蘇洛任由更多的雪點打濕他大衣的肩膀和頭髮,也不願意離開這冷得要命的夜雪。

他慢悠悠的回到下榻的飯店房間,扭開門把,眼角餘光遍看見那比他高上一些的蘇聯人燦金的頭髮,和西洋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