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菸星

來個短打。

*年齡操作、師生AU

-----

年輕的葛雷夫突然發現他的魁登斯教授會抽菸。


他一直以為純潔禁慾、像個清教徒的教授是菸酒不沾的。但他會抽菸,或許在落寞和孤寂濃稠的包裹他的時候,他也會用微弱的菸星扯開那些沾黏在皮膚上的濃黑。


「我以為你不會抽菸。」


教授的耳垂上戴著自己送給他的耳環,他記得他當時帶著一點壞心眼,他想見只屬於他的教授羞赧的拒絕。但教授只是抿起唇,遲疑地凝視著他,然後用鮮紅的唇吐出極為性感的應允單詞。


『我會戴著。』


他不知道為什麼他的教授總是令人血脈噴張,他垂著眼簾、唌著菸的樣子讓葛雷夫想到他委身在自己腿間,虔誠的親吻著他陰莖的樣子。葛雷夫以為他的教授長久以來壓抑在年邁身軀裡的慾望會像乾柴一樣旺盛的年輕的自己一起燃燒殆盡。但沒有,那些想像都只限於想像。他確實就是一個莽撞、熱愛性愛而且膚淺的小夥子。


「偶爾會,趕論文的時候抽特別兇。」

「抽多少?」

「一天兩包,我抽到胸痛。那很嚇人。」


他的教授親吻他和坐上他勃起脹紅的陰莖時總是不疾不徐—好像葛雷夫是神聖的—一開始他們還像兩頭野獸在床笫間扭打,因為葛雷夫太過侵略,而魁登斯太過矜持。但現在他們會緩慢、像是在試探彼此的底線,同時讓呻吟和呼吸在愛撫與衝撞間角力。


年長男子的慾望成像就如同此刻他從嘴邊冒出的菸絲,曲線曼妙、時而粗時而細地在糊成一片的場景裡扭動,最後飄散,最終葛雷夫只能嘗到空氣中濃郁的麝香。


「我想試試。」


坐在床上的魁登斯遲疑地看著葛雷夫一會兒,轉過身撈過他放在床頭櫃上的紙盒,給葛雷夫遞過一根菸。然後他學著魁登斯,笨拙的唌起菸。魁登斯教授看著他的表情有點怪,葛雷夫想他大概是因為自己忘記問他到底幾歲所以才糾結了這麼一下。


唌著菸的葛雷夫放開了始終凝視著魁登斯的視線去尋找打火機,卻冷不防的被一個不大的力氣扯了過去,魁登斯讓他們的菸頭碰在一起,他吸抽了一口,讓菸頭的火足夠燃起葛雷夫口中的菸。而後,灰白的菸絲張狂的從魁登斯唇邊溢出,捲過了他的鼻和葛雷夫的視覺。


感覺像接吻。


可是並不會抽菸的葛雷夫,人生的第一根菸是如此嗆辣,咳得他眼眶都紅了。魁登斯只是一直笑著,葛雷夫猜他知道了。他知道自己覺得他抽菸的時候很性感。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