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戀人不滿 單回極短

戰友組(信件組)

Theseus/Graves


極短篇


**********


看著忒修斯臉上那道躺在他額角上肉紅色的傷疤,葛雷夫抿抿唇,用了幾秒的時間忍下想吻上去的衝動,他還記得那道傷疤的來歷。


爆炸造成的漫天煙塵中,一塊魔法爆炸碎片迅雷不及掩耳的向他的頭飛來,葛雷夫沒能注意到。但忒休斯看見了。他撲倒葛雷夫,碎片削過了忒休斯臉上那片肌膚,深刻的傷口淌流出的鮮血像漫生藤柳迅速爬花他的臉。葛雷夫當時看著一臉血的忒修斯愣住,腦袋一片空白。直到忒修斯不知道第幾次大喊著他的名字,他才回過神。


當年戰火連天,死亡無時無刻的繚繞在他們身旁。而人們所謂的愛就這樣理所當然而且若無其事的躲藏在他們最迫切的生存之中,落入他們之間的軟土裡,生根茂盛。


「你想吻我。」


躺在床上的忒修斯醒了過來,英倫腔音中混著濃厚的鼻息。看著葛雷夫在燭光中閃閃發光的酒棕色雙眼。葛雷夫只是盯著他翹著某個精確弧度的嘴角,無言的揍了他一拳。


戰後,葛雷夫跟著忒修斯回到他在英國的老家。葛雷夫也該回家了,但忒修斯怎麼樣都要帶葛雷夫回來。他說要讓他看看他的家人、令他驕傲的弟弟和一切。他都想跟葛雷夫分享。


他想,那名為戰爭的魔物沒有奪走他們的生命,但愛情卻奪走了他們之間的空氣。他總是能在不被人注意的某些片刻裡感受到愛情的茂盛枝枒擠壓著他的肺葉、令他窒息。而他會在與忒修斯對上眼神的同時,了解到忒修斯也同樣難以呼吸。


他們靠著肩、貼著彼此。在旅途中、忒修斯的房間裡、草原上、帳篷裡,交換親吻和炙熱體溫,直到那把無法滅卻的火焰燒的他們必須在對方的懷裡呻吟和高潮,才有資格乞求那橫亙在他們之間蒼勁茂密的巨樹能給他們一點點喘息的空間。


然而歸途終將到來。


葛雷夫提著他少的可憐的行李,和忒修斯一起下了火車。他聞到了海的味道,潮濕腥黏,帶著英國獨有的濕冷氣味。他和忒修斯的道別長的不像一般的摯友,他有著魔杖繭的手摩擦著自己也有著魔杖繭的手,眼光閃爍著各式各樣的光芒,葛雷夫甚至不必一一細數就能知道那些眼中的星光究竟代表著什麼,因為他也懷抱著同樣的想法。


他們在沉默中凝視著彼此,凝視著他們之間巨大的無法忽視的愛戀。在忒修斯的鼻尖幾乎要碰上自己的時候,葛雷夫以為他說得出來,他以為自己說得出愛,但沒有。而忒修斯也是,他的唇在只是他們之間稀薄的空氣中微微顫抖,而葛雷夫知道,有些話消失從他的喉裡消失,尚未吐出的話更被海風給沖散。


「寫信給我。」最後,忒修斯只是笑著這麼說。

「沒問題。我會用我最好的蠟印,回信給你。」葛雷夫感受到胸腔的空氣瞬間被掏空,無法呼吸的痛苦令他幾乎落淚。


在踏上甲板的時候,葛雷夫掐著自己的皮腔想著就是這樣了,因為他們之間不管是誰都無法承擔得起對方的過去與未來。他只能放任那生長在他們之間的巨樹在他們吻別之後的瞬間燃起了火光,在迅速升起的火海中散出致命的甜香。


背對著忒休斯,他哭了。他知道自己從此之後他都只能在酒吧裡尋找任何有著美好英倫腔調的男人女人。就像在回憶他與忒修斯那樣曾經擁有的美好,在昏暗廉價的旅館裡紀念他那被燒成灰燼的愛情。


以及延續一生的思念和忍耐。


---Fin-


這其實是之前直接在噗浪上寫的短篇,我自己其實也很喜歡。想著有天可以整理它所以就弄起來了。

我這幾天沒能更新是因為我都在弄本子、寫非公開的番外,對不起!!!!! 但是番外我真的每次都寫得很糟糕。QDQ

希望大家不會介意(雖然我很介意(痛哭))

我還在喔!我沒有坑喔我只是沒時間寫對不起!!!!!!(爆吼(安靜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