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From Dusk till Dawn 01

From Dusk till Dawn

Normal AU,黑幫與記者。
可能存在紳士密令CrossOver,雙胞胎兄弟設定。


*01

  模糊的視界裡飄盪著白色光點,飄忽不定的光點將尚且還一片昏黑的意識逐漸攪開。克拉克撐開眼皮,頭一抽一抽的痛著,被化學藥劑侵略過的鼻腔還留著那刺鼻噁心的氣味,乾澀疼痛的在他呼吸時狠狠刮過。克拉克昏沉的垂著頭,被反綁著囚在椅子上的雙手已經因為長時間的血液循環不良而痠脹發麻。他試圖小幅度挪動身體,卻痛得他只能發出難受的低吟和嘶聲,克拉克敢肯定自己現在一定渾身上下都是瘀青。


  他一天前被人綁架,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人綁在椅子上,二話不說就被當成沙包痛揍了一頓。克拉克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又再一次昏暈了多久。情況已經變得有點糟了,他希望接下來能有一點交涉的可能。


  約莫兩個月前,克拉克接受了一篇位在墨西哥的一間鋼鐵工廠發生的嚴重工安意外的報導。撰寫這篇報導並不困難,對他來說就是用公費飛去墨西哥一趟,待個兩三天,蒐集一些材料就能寫出來。但克拉克卻發現這間工廠的意外有些古怪,他沒有花太多時間就發現這是用鋼鐵工廠做為掩護,實質上是一間非法軍火工廠,而他們的資金絕大部分來自雷克斯集團的"新興創業援助計畫"。這是克拉克想都沒想到的黑幕,更不用這說這間工廠已經持續營運超過三年。


  這對克拉克來說確實是不可多得的好題材,若是後來高壇市的黑幫械鬥導致大規模破壞死傷所紕漏出的超規格軍火沒有發生,他敢肯定自己會暫時放下這個醜聞去做別的事。但事情發生了,他去了,而且還就這樣找到了雷克斯集團的技術。


  忍耐著光線和頭痛的克拉克在嘗試第三次深呼吸時,囚困他房間的門被打開發出一聲激起他頭部激烈鈍痛的聲響。那個留著鬍鬚,捲髮過肩,還揍了他一頓的的男人揹著一個看上去十分沉重的背袋走進來。把門帶上之後往克拉克這裡瞟了一眼,將黑色背帶重重的放在桌上。他走向被百葉窗遮住了大半光線的窗戶,小心翼翼地摳開個縫隙觀察外頭,像是在確定自己有沒有被跟蹤似的。然後他走過來拉過張椅子,便坐在距離克拉克幾步遠的地方。


  「好了,小偷先生。」


  克拉克不想抬起頭,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跳得有多快。眼前的男人很強壯、非常強壯,克拉克不能確定他是不是很擅長這個,威脅、刑求或是清理門戶。但男人神態自若的靠坐在椅子上,掌握著全局。


  「告訴我,隨身碟在哪裡。」


  男人瞪著一雙淺灰色的眼睛,突出的眉骨讓他的眼睛被隱藏在深深的陰暗裡,斷裂的左眉更讓他此時的表情更加兇惡。克拉克有些艱難的抬起眼睛戒備的盯著正威脅著他的男人,他並不想這麼輕易的交出隨身碟,他根本不能確定眼前的人的身分,這份文件不管交給誰都不對。空氣凝滯了,克拉克緊閉著乾裂的唇,他不敢說任何一個字。


  克拉克相信雷克斯集團和專門做非法走私活動的亞特蘭提斯家族存有一份走私紀錄或是與高壇市黑幫有關的交易紀錄,所以他才躦著那晚的他們轉移資料的空檔,偷到了隨身碟,但他根本還沒來得及查閱內容就被綁架了。


  「告訴我!」男人面對過長的沉默率先發難,他低吼著一把扯過克拉克的襯衫領子,過大的力道晃動著讓克拉克的頭劇烈的痛了起來。克拉克痛苦的抿出一聲低吟。

  「還、還在我這。」克拉克仰著頭,他盡力呼吸希望可以緩解不斷敲著他腦袋的鈍痛。

  「交給我。」

  「不、不要。」


  語畢,男人立刻往他肚子上招呼一記重拳。突如其來的打擊讓克拉克痛得驚呼,只能無助的縮著身子劇烈嘔咳。男人又揍了他幾拳,沒有進食也沒有睡好的克拉克承受不住打擊而嘔出了胃液還是什麼的。疼痛在身體裡蔓延,瑟瑟發抖的克拉克想自己可能發出嗚鳴,他知道眼前正在刑求他的男人並沒有用上全力,不然他早就已經被打到不省人事了。


  男人大發慈悲的讓克拉克喘口氣,見他抖的沒這麼誇張的時候,捏著他的下顎強迫他抬起頭語他對視。


  「你知道那裏面是什麼東西嗎?」

  「我、我不知道。我還沒、還沒看過。」


  亞瑟盯著被他招呼幾下拳腳就被打得一雙眼睛快對不到焦距的男人,暗暗覺得有點怪異。如果知道那隨身碟裡裝著什麼資料的、或是奉命奪物的人是不會內容感到好奇的。他顯然有意圖要偷,但是卻不知道裡面裝著的是人命關天的東西。亞瑟放開手,讓這個大概是誤會了什麼的臭小子喘口氣,在亞瑟搞清楚狀況之前再看管他一兩天應該沒什麼問題。在亞瑟觀察著被綁在椅子上的男人時電話響了,這個時間只會是梅拉給他打來。他離開房間之後將電話接通,他又檢查了一次另一個房間的窗戶外面有沒有人。


  「有什麼消息嗎?」

  『奧卡斯早上已經發現東西被偷了,你得快點把東西拿去給高壇的韋恩。』梅拉的聲音帶著令人不安的緊張,亞瑟不悅的砸嘴。

  「這麼急?」

  『我是擔心你的安危。高壇的韋恩已經派人過來了,連他都擔心奧卡斯那老頭會發瘋。』

  「我知道了。」


  收起電話,亞瑟知道自己不能拖延這件事,他最晚最晚一定得在天黑前離開這裡。從這裡到高壇市開車至少要三天,現在的狀況是說不準他得帶上著一個不相關的人迂迴前進,這肯定能拖上五天十天的。


  亞瑟是上周在燈塔的住處見到親自造訪的梅拉,自從支撐著亞特蘭提斯家族的女家長–—他的生母——遭逢意外逝去之後,一直被雙親刻意隱藏著的家族長子的亞瑟終於曝光。而梅拉是他母親忠誠的助手,她知道一個"意外死去"的領導者留下的遺族會受到什麼遭遇,所以她和一直都在為家族打算的大長老沃寇都在替亞瑟的安全四處奔波。


  梅拉告訴他,高壇的韋恩為給了他們一個翻身的機會。他找到了將他們視為眼中釘的叔父奧卡斯為高官們洗錢的帳目,以及為他的非法事業打通關的支出明細。而韋恩這麼做只是想要確保他公司生產線的貨運管道暢通,所以他才找到亞瑟和梅拉這裡,扶植他們好換取安全穩定的合作關係。但奧卡斯是亞特蘭提斯家族草創時期就跟著打天下的黑幫,做事的風格也老派的令人不寒而慄。挖他牆角肯定會招來血光,一條命都能賠進去。這個隨身碟要是曝了光,別說奧卡斯會追殺他們到天涯海角了,全世界都會要他們的命。但若他們不接受,韋恩只需要讓這件事曝光,他只要在適當的時機出手,就能接收他們的貨運資產就能達到他的目的。到了那時候就是屍橫遍野、家族覆亡的時刻了。


  而梅拉和亞瑟都明白,這件事情他們沒有退路。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