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以棘冠加冕

狂歡節的瑪麗亞
最終回

U.N.C.L.E 蘇/美 + DCEU 海/超


*前章回

狂歡節的瑪麗亞 
果樹上的蛇 
戴奧尼索斯
門徒

————————————

1.
在一陣微妙的震動之後,一束混著血色的白光乍然綻開,撕裂了陰暗灰沉的天空。伴隨著光暈迅速散開的還有一個尖嘯的鳴響,彷彿哭泣卻又似怒吼。高頻與低鳴混和,吒響於在轟然碎裂的天際。

亞瑟抹掉嘴角滑出的血,因疼痛而略為麻木的手握緊了染著血的金色戰戟,海風蕭瑟的撲來帶著一絲肅殺的血腥。即使如此克拉克周身的甜香依舊於他鼻尖繚繞不去,像他的掛念。他們在海上與亞瑟分別。願撒旦霸權無疆賜你勝戰,克拉克說。魅魔留下的共生標記於他的體內暈散出溫度。布魯斯散著金光的四翼輕搧,幾片光羽落在他的肩與戟上,願神助佑你能全身而退。亞瑟目送他們飛離海面,往更高的地方飛去。

碎裂的天空與混沌衝突的能量宛如末日,亞瑟再一次迎來敵人揮出戰戟,為了守住冥界之門拚盡全力戰鬥。亞瑟想或許他們都怕,怕失去愛著的彼此、怕再也沒有值得期待的事物,時間將成為折磨,痛苦因時間而成為永恆。

殘酷的永恆。


2.
他看著頹然絕望的半子因怒恨而迸射出更加刺眼的光芒,能量伴隨著光轟開所有建構出的壁壘。一瞬之間,能量撕裂了光與雲。布魯斯聽見那促成一切的座天使於壁壘的高處發出尖嘯的狂笑,轟聲雷動。半子身背裂出的白光之翼撕開了天國疆界的線,海面腥鹹的風割破了從未碎裂的神國之地。昏黑的雲染黑了天國的雲,腐朽的惡魔氣味也滲透而來。

「為你那已逝去的父親、戴罪的主天使將功折罪吧!半子,為神國打開冥域之門吧!」

仍想操控半子,驕傲的不可一世的座天使高喊著。布魯斯也從未如此憤怒過,他的理智與神性第一次被他始終堅守的成規所焚燒。他第一次在內心喊叫著神啊!這不該是一個半子的命運,更不該是一個人的末路。那矛盾膠著而強烈的殺意化成了更加陰暗的泥濘於他神性的反面冒出,想要撕碎一個天使的恨意強而有力的讓布魯斯四片羽翼都燃燒似的痛。

「不。」

頹然跪下的半子迸射著純粹力量重新站起,一絲血色從那光的裂縫中滲出。接著布魯斯看著大片的血跡濺開,一片染紅了的翅膀掉在血泊中。第二片、第三片,伴隨著淒厲的慘叫與質問,第四片羽翼落進了血中,化成了土。高傲的座天使折翼了。

在半子的理智被自身力量吞噬的傾刻,奮起壓制並試圖挽救一切的布魯斯想起命運之書,不可言說的祂是否也寫下了這對他們所有而言都殘忍至極的試煉。但無論祂在命運之書上寫了些什麼,布魯斯都不可能知道,他必須守護好天國的疆界與他所守護的城市,這是他的命運、他們的命運。

殘酷的命運。


3.
蘇洛想起了那枚被放在他梳妝台上,用於封印的尾戒。

臨行前他徹底打開長久以來的自我封印,蘇洛不得不說這可能是他有生以來最強大的一刻。那些積攢已久並被封印的力量流過他身驅,這本該是直得高興的一件事,蘇洛卻覺得有些感傷。見天使大軍於面前展開,這是傲慢王眷屬黑羽翼的雷克斯.路瑟收割榮耀的時刻,但蘇洛不在乎。即使他的力量強大的不僅能令惡魔大軍仰望敬畏,也能令天使大軍如芒刺在背,他也不在乎這份榮耀是否屬於自己。

殺戮與鮮血在黑羽翼遮蔽了光的同時暴起,光明與黑暗以鮮血劍光為媒介交織。暫且享受這片混亂與暴力吧,在真正的悲苦與傷痛來臨之前歡快歌舞,生時千年、死來一瞬。蘇洛踏著優雅的步伐,哼著1960那壓抑年代歌頌自由的歡快曲調,殘殺一個又一個天使。他是多麼希望能與伊利亞一起在這裡飲酒歌舞,就算他肯定會說他想下棋,但蘇洛總會有辦法讓他跳舞。

懾人的白光混著血色撕裂天空,天國剝落的邊界乍現出虛弱的光暈。一對純能量的羽翼劈開了戰場的領空,蘇洛看見絕望,苦澀的像是口中的血沫。他不顧一切、飛蛾撲火般的向光飛去,即使這會燒去他的翅,他也要抱住。不僅是為了延續這有趣好玩、稍縱即逝的世界、為了克拉克與他所愛的,也為了伊利亞。

黑色的翅膀被扯傷。伊利亞、Peril,蘇洛忍著疼痛呼喚著。徹底撞開禁錮並自我覺醒的半子哭的無聲無息,就像北國蒼茫的雪無止無盡的落。他們騙了我。伊利亞低喃著像是詛咒,卻是在咒恨自己。蘇洛抓著伊利亞顫抖著的大手,他們開始往下墜落。

我恨你們所有人,我恨你們。
那就恨吧。

伊利亞的悲憤如刀般割開了他身體的每一寸,他渾身是傷。即便是這份能讓所有生物敬畏的強大力量,也無法在這樣的自殺行為中保全自己。而在他們都落入水中的那一刻,他聽見伊利亞跟他說:帶我走。蘇洛這才終於明白,自己早已成為人類口耳相傳的愛情神話中最璀璨也最可悲的殉道者。

看吶,多麼殘酷的愛。


4.
伊利亞始終相信自己終有一日能拯救他父親。

他是惡魔與天使所生的禁忌之子,他很明白自己的存在會他的雙親陷入囹圄。他願意承擔所有代價,只為他雙親的自由。他撐過了人世間所有苦痛與千錘百鍊,仰望天使的光芒,服從使徒的命令。如果真如天使們所說,他擁有能成就偉大目標的力量,那他也能成為天使、能拯救他的雙親與身陷水深火熱的世界。所以他甘願沉睡在西伯利亞冰原的層層白雪之下,等待時機來臨。

但等待他的只有欺騙。

他的父親早在被帶回天國沒有多久就被拆去了四片羽翼,從天上被拋入人間。天使提醒他汙穢的出身,不可能洗去的原罪:源自母親的惡魔之血。那他這麼多年的忍耐、為了天使們口中所說的遠大目標而染滿雙手的腥紅、為無所不用其極只為成為天使究竟是為了什麼?

被人背叛和欺騙的憤怒撞開了緊閉著的門扉,伊利亞感覺自己的殼被撐出裂縫。那始終沒有被驅散過的壓抑感消失了,他感覺被解放。天使溫熱的血流過他的手,倘若這就是他盼望已久的天國、他長久渴望的身分,為什麼他只能用這種方式得到溫暖呢?

凝望著被自己的光芒所照亮的灰暗大地,孤寂像無邊無際的西伯利亞冰原,不融化的雪不曾停止累積,夏天彷彿永遠不會來。直到有什麼東西輕輕掩住了他。熟悉的古龍水,木質溫醇帶著焦辣,與酒與菸草輾成一股嗆人的氣味。是蘇洛,他的使魔、他的搭檔,糟糕的CIA探員,拿破崙.蘇洛。

他們騙了我。
我知道。

伊利亞恨天使、恨這個不願給他機會的世界、恨自己無所作為、更恨自己愚昧無知。

我恨你們所有人,我恨你們。
那就恨吧。

打從他們見面,蘇洛就在騙他。這個小偷,不老實的偷走所有東西。因為不想道別而用死亡欺騙他的同事好讓自己脫身、隱瞞自己不是個人類的事實、假裝自己可以替自己實現不可能實現的願望。蘇洛一直都在騙他。

只有蘇洛讓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被騙。

他們一起融在了水裡,伊利亞迷迷糊糊地想起好像也有這麼一次,他被拯救了。就像蘇洛一直以來所做的那樣,這一次他們還是可以一起離開。如果蘇洛又騙他,那他只好再揍他一頓。


5.
克拉克本來很疑惑,他一直認為惡魔們都貪圖享樂,追求混亂與殺戮。天使就是一些墨守無聊成規、不懂狂歡的發光體。但在看著毀滅發生,戰場上撞擊在一起的能量與撕扯開來的血,以及共生印記不斷傳來渴望。那種渴望是呼求,是混合著恐懼的衝動。抬頭遠望,克拉克看著蘇洛往能量的中心飛去。在布魯斯沒有告訴他要準備撤退,而半子顯然已經覺醒、一切都已經失控的時候,他也明白這一切都有可能無法挽回。

他想要力挽狂瀾。

他踏破海面,掃開所有向蘇洛湧去的天使大軍。撐住!他在飛向蘇洛的同時喊著,即使計畫生變,克拉克相信自己要完成的任務不會改變。掩護蘇洛帶著他的半子從戰場撤退。我會沒事的。蘇洛說,然而印記傳來的依舊是克拉克熟悉的安定與守望,而後他們下墜。

不安壟罩著他們。克拉克旋身飛向天空,他必須快。撞開天國剝落的邊界,他迅速的找到並撈起昏死在地上,為阻止暴走的覺醒半子而身受重傷的布魯斯。他扛起布魯斯,為他虛弱的生命注入魔力。

他想要這他所熟悉的世界一切如常。

帶著不再發光的天使落在門前,還能站著的亞瑟按住自己冒著血的肩膀。克拉克將天使放下,給了亞瑟一個吻。我看見光了,還好嗎?亞瑟問他,克拉克眨了眨眼,他微笑。會沒事的。克拉克張開他本該巨大的黑翅,像是宣示般的立於門前。被惡魔壟罩著的亞瑟放下他的戟,拿出幾顆魔法水晶給布魯斯做緊急治療。在克拉克用一道又一道的紅光切開並殺害所有意圖接近門的天使,他感到無比的滿足。

他就是如此焦渴、如此任性、如此貪婪的想擁有所有。


6.
看著亞瑟漫步於高壇市陰溼的街道,克拉克也於天空展開足夠覆蓋整個城市的視野。克拉克在此之前沒有來過高壇市,他覺得布魯斯不喜歡更多惡魔踏足他已經足夠亂的城市。不過現在他管不了,至少在他的傷全好之前。

亞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要替力天使代管高壇市,但高壇市確實比傳言的還糟上這麼一點。必定要是天使、一個控制狂又理想化的天使才管得了這悲情城市。這對亞瑟來說並不算是太難的事,況且克拉克還答應會給他一點體液來製作愛情魔藥,以便維持這段時間的生計,他可不能再要求更多了。再說,不管他願不願意,布魯斯畢竟幫了很大的忙,這筆人情債最好趕緊還掉,免得被追債追一輩子。

戰爭結束了。

被拯救了的布魯斯於光繭中浮游,藉著共生印記感受一巫一魔在他的城市裡悠閒晃蕩。一切都平靜的好似四界宇宙傾刻間的毀滅從未發生。他不置喙這一巫一魔覺得有所有所虧欠或認為他需要幫助的想法,他是不可能阻止他們的。他掛心的除了高壇市之外,還有那在大戰中失去蹤影的大魅魔與放過了這迫害他的世界、因恨而覺醒的半子。是什麼讓他們毫無痕跡的離開了,是什麼讓痛苦不已的半子選擇放手、默然離去。身處於光繭中的天使深信自己數次聽見了命運之書書頁翻動的噪音,或許這些問題不是布魯斯一個力天使會知曉的。

他想,說不定他們都在這些苦痛中領會了什麼,並扼殺了某個部分的自己。而就這樣重生的他們終將得到屬於他們的愛與榮耀。


-END-

為了新刊我一個暴氣日更,全文已經完結,接下來將進入新刊製成。
完成後會在 10/27的感染5 販售喔!
至於會不會再加寫番外我要看狀況XDDD
有寫完而寫來得及的話我就會直接塞進新刊裡了,近期內不會再公開。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