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門徒

門徒
狂歡節的瑪麗亞

U.N.C.L.E 蘇/美 + DCEU 海/超


*前章回

狂歡節的瑪麗亞 
果樹上的蛇 
戴奧尼索斯

請愛用 #狂歡節的瑪麗亞 進行連載追蹤

————————————

蘇洛第一次見到伊利亞.科里亞金的時候是在東柏林。

那日天氣還不錯,他拎著個箱子,為了工作像個普通人類一樣的入境東柏林,直到晚上他終於找到了那個他要找的女孩。伊利亞這個力氣大的不像人類的蘇聯人便在午夜時分的東柏林街頭追逐他們,還徒手扯掉了一輛車的後車蓋。他們就這麼相遇,並在日後成為同一個國際情報單位的同事將近十年。身為一個魅魔,他幾乎沒有這樣與一個生物在沒有肉體換食約定的情形下,維持將近十年的關係,更何況伊利亞還不能算是個人類。

他是惡魔利維坦的平原蛇眷屬與主天使結合所生下的半子。蘇洛想自己說不定那個時候就已經喜歡上這個渾身上下沒一個地方是完好的半子了,只是他不僅沒察覺也根本不相信。

沉迷著扮演人類遊戲的蘇洛給自己定了個"最長二十年"的規定,就是他不能和同一群人相處超過二十年,絕非必要不實施記憶消除。當時的他猶豫了好久,他不知道該不該繼續遵守他為這場遊戲訂下的時限。他在CIA待的太久,他不喜歡把自己變老,但他卻想看著伊利亞變老。於是他假裝忘記了時限,把青春永駐的功勞歸因於化工產品以及醫療科學,直到UNCLE面臨解散,蘇洛也選擇在最後一次任務結束之前以犧牲自己的方式抽身離開。

已經存在於現世一千多年的蘇洛也會在午夜夢迴之間,因想起那短短二十多年的美好與失去而感到些許感傷。他看著蓋比從情治單位退休,在倫敦市郊生活。她過世的那一天還是初春,她倒在廚房,裝著鮮花的花瓶砸碎在地上,死亡來的很快,就連惡魔也不可能逆轉這個結局。至於伊利亞,蘇洛沒見他老去死亡。因為他在回歸蘇聯體制後沒幾年便徹底的消失在西伯利亞蒼茫的大雪裡。

就在蘇洛以為自己再也不可能見到伊利亞的時候,他被召喚了。蘇洛幾乎不曾理會這些召喚惡魔的魔法,只是這一次從那頭傳來的聲音震耳欲聾,蘇洛不可能再度無視。於是他現身,踩著由人血畫成魔法陣中央,於在煙霧中現形。而他面前劃傷自己靜脈的伊利亞矗立在燭光搖曳的廢墟中看起來像個蒼白的鬼魂,虛弱、能量混亂、身上被加諸的封印程度不一的鬆脫剝落,這些內在衝突像毒一樣侵蝕著伊利亞,使他如暴雪中苟延殘喘的枯樹。

伊利亞艱難的維持自己的站姿,聲音虛浮的聲明著使魔契約內容。蘇洛幾乎沒聽清楚他說什麼,他只想著如果伊利亞對他破口大罵,那他就打死不簽使魔契約並且糾纏這個蘇聯蠢蛋一輩子,煩也要煩死他。但沒有,所以蘇洛烙下自己的條件之後,想也沒想的就簽了。像是在賭氣,而蘇洛無法分辨出這樣的情緒是出自不忍還是源自本能的貪婪,抑或是都有。

直到契約訂定一年後,蘇洛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伊利亞身上封印都完成了修補,伊利亞終於不必再受內在衝突毒害、身體狀況穩定下來沒多久,伊利亞終於想起了那年在羅馬他與蘇洛一起燒掉的那塊磁碟所散發出的焦臭味與豔陽下觥籌交錯的金光。蘇洛才真的意識到自己玩遊戲玩過了頭。伊利亞先是對蘇洛的失蹤大發脾氣,之後再對他竟然是個渾蛋魅魔、而且還簽了使魔契約發一次脾氣,最後他安靜下來,蘇洛很慶幸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沒忘記俄語怎麼說。

「我以為是我的錯。」伊利亞喃喃的說。
「抱歉……」他回答。

然而蘇洛是如此明白平靜無趣的日子是不會維持太久的,在他渴望伊利亞記起他的同時,也就意味著所有發生在伊利亞身上的陰謀都會一起被喚醒。蘇洛既渴望又不希望它發生,他想要混亂,卻不希望這些混亂發生在伊利亞身上。那天,房子外頭下著大雪,屋子裡很冷,蘇洛施了法讓屋子和伊利亞都溫暖起來。但伊利亞沒有如願的暖活起來,依舊像西伯利亞的天氣一樣冷的令人絕望。

「我想成為天使。」他說。

蘇洛看著他,就是這個了,強烈的就連失去記憶都刻印在靈魂裡的願望。強大的願力使召喚惡魔的魔法陣發出極大的力量,令符合召喚者標準的惡魔現身。

「你必須要幫我。」

伊利亞的口音還是和當年一樣,低沉顫抖滾著厚厚舌音的字詞在口腔裡呼嚕沉鳴。蘇洛皺起眉頭,即使有方法可以辦到照伊利亞所希望的那樣,濾出另一半惡魔力量使他成為純粹的天使。蘇洛也不會這麼做,惡魔從不幫任何人實現願望,因為他們就是靠願望欺騙和掠奪人類。

「你會因此死去,Peril。」
「你是惡魔。」

被蹭出齒縫的話語近乎詛咒,蘇洛低下頭。他嘗試在長而遠的記憶與過往尋找和此時相似的強烈情感,他好像從來沒有這麼厭惡過天使。他沒告訴伊利亞他身上除了母親留給他的天使封印與來自他父親的但幾乎已經消失的惡魔封印之外,還有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天使印記。那個印記尤自散發著力量,不論這個扔下印記的天使有什麼企圖,他都在影響這個強大而執傲的北國半子。蘇洛轉過頭,花瓣般的唇勾起一笑。就像個惡魔,對無知弱小的人類承諾:「我會盡我所能,如你所願。」



說到冥界,亞瑟相信大部分的海巫和守門人都會說類似的話。門的彼端是恐怖的,死寂到恐怖。亞瑟有不同於一般人類的生命長度,而他同時也是人類。所以他做與所有人類一樣的事情,為他幾乎不朽的生命尋找意義,尋找他為何而生、又該往何處。雖然說亞瑟不相信命運,但是他的天賦所展現出的道路卻不容他拒絕。於是他來到海裡,成為海、成為巫。踩踏著死亡冥域與物質世界的疆界,超然重生。

天國與地獄一直都有一些找不到源頭,關於冥界的傳言。內容多將冥界描述成純粹力量的所在之處,若能獲得冥界之門的鑰匙,便能獲得重啟宇宙的力量之類云云。只是關於幽冥世界的傳言已經大過於真實,闡述真實的話語也早已無法撼動長久以來宇宙造物對它的信仰,所以那些為之辯解的話也就沒什麼人在說了。

兩個月前布魯斯的調查為亞瑟在物質界的行動提供了準確的方向。天使當中確實有人掌握著一部分的使徒與獵魔人,而亞瑟花了大把時間卻仍找不出關鍵線索。亞瑟相信他們的調查工作是值得而可信的,只是他們恐怕也與和那些瞎忙的惡魔們一樣所知甚少。

根據布魯斯的說法是他估計這件事情不僅主要由天使策動,也與一個重要的物件有關,經歷的時間尺度前後橫跨超過一、兩百年,任何巫師都很難在追溯調查。為了爭取時間,在布魯斯的指點下,亞瑟的工作隨即轉向突襲一些用意不明,具有強大破壞力也最難在短時間復原的大型魔法陣。

亞瑟不確定布魯斯知不知道自己這樣會惹上麻煩,但比起自己,他顯然對此更加憂心,或許對他而言冥界裡究竟蘊含著什麼力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打開門之後首當其衝的物質世界。亞瑟想或許他們都一樣,雖然克拉克從沒有和他討論過,但他們都是同樣眷戀著這個宇宙,這個他們都同時存在的宇宙。

昨天晚上亞瑟忙到凌晨才睡,為了趕工製作海洋製劑,他太專心調查使徒和惡魔以至於完全忘記自己這個月答應要給森林女巫的貨。他花了整整十天趕工才終於把那些該死的製劑搞定,累的他一路睡到了正午。

克拉克前天晚上帶著他的筆電跑來找他,魅魔安靜的在被整理過的餐桌上,一邊啃冰塊似的吃著那些從使徒和獵魔人身上萃取精煉出來、亞瑟根本處理不掉的魔法水晶,一邊完成他自由記者的工作。偶爾幫亞瑟處理一些材料,給亞瑟煮飯。醒來時疲倦留下的餘韻仍在,海邊陽光慵懶的曬熱了被子,亞瑟低下頭輕咬克拉克湊在他嘴邊額頭上的軟角,魅魔磨蹭著把自己更深的埋進他肩間裡。這一切都平靜舒適的令人寬慰,宇宙間所有的紛擾都離他們這麼遠。就像那些在夢中因共生標記相互連結,因而終被看見的,那些屬於天使的理想。

天使與惡魔的永恆爭鬥只是他們天性的互斥,而非必須殲滅的存在。亞瑟想這也是為什麼布魯斯可以行走於一片黑暗的泥濘當中而仍能尤自發光的原因,克拉克更是個鞭撻著常規與懷疑、純粹的混亂。除非有所覺悟,否則無法駕馭。

就在亞瑟身處於寧靜幸福的情境並再次希望他的惡魔契約不要才簽下沒幾年就要用上的時候,他那幾乎不可能會有臨時訪客的臨海小屋略為斑駁的木門便被人俐落地敲響。響亮的敲擊聲穿過了海浪、海風與被吹的叮噹作響的貝殼風鈴聲,擊碎由溫暖輕鬆所乘載的幸福。亞瑟把克拉克留在床上,獨自開門。

略為斑剝的木門後是一個穿著一套深藍色的高級訂製西裝,梳著整齊、卻已經被吹得有些亂的西裝頭,與克拉克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亞瑟愣了一下,他可以肯定眼前的男人不是克拉克。男人毫不閃避的也用與克拉克同樣漂亮的藍眼睛注視著亞瑟,而後他微微的歪頭,漂亮的嘴角勾起一個令亞瑟感到詭異熟悉的弧度。

「午安,庫瑞先生。」他說。
「你是誰?」亞瑟開始覺得不對勁了,渾身都不對勁。就在眼前的男人彷彿在思考自己該如何回答而陷入短暫沉默時,克拉克的聲音便從背後傳來。「哥哥?是你嗎?!」然後男人臉上的笑意加深,亞瑟後頸一陣發涼。「拿破崙.蘇洛,初次見面。願撒旦保佑你。」蘇洛揚起頭,臉上的笑意自信而揶揄。

若不是因為克拉克的關係使亞瑟的力量在這幾年間卓越的成長,他也不會感覺到蘇洛薄如煙雲,刻意隱匿起的魔力。他得說蘇洛絕對是他此生見過最強大的惡魔,他的存在時間肯定超過五百年。他竟然能將自己的魔力控制的像個普通人類,這需要多麼精巧的魔力控制才能辦到啊。

「如果你有兩百年的時間可以練習,你也可以很厲害。亞瑟」蘇洛很友好,亞瑟看著衣著正式高雅的魅魔坐在他髒兮兮的沙發上覺得不太舒服,可是他本人倒是完全不介意自己的訂製西裝可能會被弄髒。克拉克靠在他兄長的身側,比起剛才更加昏昏欲睡,亞瑟猜可能是魔力的關係。

和蘇洛待在一起是愉快的,即便理智告訴他眼前的男人是存在超過五百年以上,只需要一個咒語就可以弄死自己的惡魔。後來蘇洛突然話鋒一轉,像是是真的忘記又想起來似的向亞瑟打聽是不是有巫師能辦到從生物身上萃取並精煉魔力。亞瑟愣了一下,望向蘇洛湛藍的眼睛,而這個大魅魔只是意味深長而又些得意的微笑。

「別誤會,我沒有惡意。我觀察主聖會的高級使徒們很久了,有一位高級使徒在兩周前突然失去的"氣息"。我以為他死了,沒想到只是被人奪走了所有力量,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聞言,亞瑟有些放鬆的下來。雖然這番話不能斷定蘇洛的意圖,但至少他的立場清晰了許多。亞瑟靠向椅背,窗邊那排貝殼風鈴喧囂著。他猶豫著是否應該全盤托出,惡魔之間並沒有和人類一樣的社會關係,即便克拉克稱蘇洛為兄弟,他也應該為布魯斯的安全保密。蘇洛見亞瑟對是否該坦白猶豫再三,事實上從他開始調查使徒和獵魔人的時候就已經引起蘇洛的注意,更遑論亞瑟直接開始有目的性的破壞這些大型魔法陣。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讓自己看起來穩重一些。他說:「我知道你們在調查冥界之門的事情,亞瑟,我知道他們要什麼。」

那些彷彿某種古老召喚術的變體術式,即使是蘇洛也並非全部了解。蘇洛相信有人在指點這些使徒,他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手腕和力量可以滲透天國,他並非沒有天使朋友,但天使都差不多一個樣子,除了他們自己願意,不然策反幾乎不可能。更何況伊利亞已經沒有時間了,他無法單憑自己的力量消除那個天使印記,而那個印記也已經主動開始破壞伊利亞身上的封印。

「打開冥界之門的鑰匙,他們找到了?」蘇洛的話成功的引發亞瑟的疑惑。
「冥海奧秘的守護者先生,這個鑰匙具體來說到底是什麼?」蘇洛意有所指,亞瑟知道所謂的鑰匙指的並非是某種具體存在的器皿聖物,而是正確的術式和足夠撼動大地的強大力量。

「是什麼?」亞瑟反問。
「一個半子。」一個出自惡魔與天使結合的孩子,兩股完美融合的力量容納在一副平凡的血肉中。理論上只要有足夠長的時間,一個半子就能透過修練成為最接近神的存在。這很讓人難以置信,至少亞瑟是這樣聽說。他並非沒有聽聞過半子的故事,上一個半子的出現是一百二十年前,他也像大多術無法擺脫平凡血肉與其最終末路的半子一樣,承受著比普通人類還要多的孤寂,獨自死亡。

「我是他的使魔。」



亞瑟想了想最後還是答應幫蘇洛處理那個烙在半子身上的天使印記。

事實上亞瑟也沒有什麼拒絕的餘地,蘇洛都表明自己有合作的意願。如果蘇洛所說的半子真的就是"鑰匙",那這個烙印留在他身上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他們家的控制狂天使布魯斯也一定會想方設法要把這個肯定會被他稱之為"不可控因素"的印記給除掉。

看著桌上被抄寫下來的咒文,亞瑟覺得有些異樣。蘇洛沒有提到這些事情是否是他契約規範中的一部分,就他所知,大部分簽署契約的惡魔都是能少做一點事就少做一點。蘇洛身為使魔顯然做了太多。

大概是辦完正事的蘇洛閒著沒事已經和克拉克在沙發上東摸西蹭的說起了悄悄話,深色的緹花西裝背心緊緊裹著與克拉克身形類似的肉體,飽滿的令人咋舌。蘇洛將自己的吸引力用人類更能理解的方式包裝展現,他甚至不需要用上太多魔力影響就能勾引任何人。一縷深沉溫暖的氣味不著痕跡的傾瀉,那不是甜味,卻甜的令亞瑟心跳加速。克拉克貼在他兄長身上,他的味道和蘇洛融為一體。

對魅魔來說性不如人類來的囉唆,那愛呢?他們愛彼此嗎?他們愛人嗎?克拉克被蘇洛吻咬的呵呵發笑,帶了微微粉色的唇瓣張闔。亞瑟很好,真的。蘇洛低聲輕笑。我當然知道,你的小角才多久就長成這樣。亞瑟靠在椅背上仰起頭,看著天花板上斑駁的痕跡。即使是海浪打上沙岸的聲音也掩蓋不了兩隻魅魔吻咬與肉體摩擦的動靜。

與這些魔物待在一起的時候時間感都會特別差,他們輕鬆的聊天,蘇洛的魔力變的更加輕盈。彷彿在給克拉克說床邊故事,他講述著自己在物質界的遊歷,並且也不對亞瑟提出任何問題抱有成見,能回答的幾乎都能回答。但亞瑟還是很好奇。

「你愛人類嗎?」

蘇洛摸著趴在他胸前,克拉克毛茸茸的頭,克拉克也抬起頭像是也在問他似的望著他。愛是一個人類社會為能彼此團結合作所創造出來的神話,對蘇洛而言那只是一個故事。或許他是相信愛的吧,不然他不會想要手足,他不會覺得自己玩過了頭。

「那是人類美化對依賴關係的神話,是能打破我者與他者之間藩籬的武器。或許重要的是相不相信吧?」

伸手輕揉似懂非懂的克拉克額頭上的軟角,他想亞瑟只是想確定自己要不要踏出那一步,但答案已經昭然若揭。蘇洛想克拉克應該是愛的,愛著那個總是帶著他到處跑、接受他的本性也從不懷疑自己的人類巫師。

接近晚餐時間,決定離開不留下吃飯的蘇洛給亞瑟的酒櫃添上一瓶上好的威士忌。他們再一次商榷好各自的合作內容與承諾,在談到如何聯絡的時候亞瑟猝不及防的被蘇洛吻了個密實。氣味的鉤子勾開亞瑟的理智,只消一瞬便讓他手無寸鐵、毫無反抗的餘地。蘇洛顯然經驗老到的很,舌尖靈活的勾挑,磨蹭他口腔裡的每一寸皮膚,他也拉著亞瑟在他口裡嬉戲。被吻得腦袋發熱的亞瑟知道這是什麼,是魅魔交換印記的把戲。

「有什麼消息聯絡我。」蘇洛退開時還不忘輕咬亞瑟的唇。立刻就回過神來的亞瑟只是嘆口氣,看著蘇洛穿上西裝外套,抹整頭髮。
「我也要。」克拉克站在門邊,伸手拉住他哥哥的袖口。蘇洛看著他弟弟無辜的藍眼睛,他倒是笑的溺愛,旋身便吻住他純潔可人的弟弟。他們吻的難分難捨,克拉克被吻的哼出了喉音。他們的氣味再度融合,變得更加濃烈。
「我該回去了,祝你們有個美好的夜晚。」蘇洛瀟灑的與他們道別,在踏上沙灘後便如沙塵般的消失了。蘇洛真的不像個惡魔。亞瑟反覆咀嚼著蘇洛給他的、關於愛的答案,他想蘇洛應該是愛的,愛著這個世界、愛著那個半子、愛著克拉克。

他們都愛著,彼此愛著。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