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狂歡節的瑪麗亞 前篇

狂歡節的瑪麗亞 前篇

力天使!Bruce/魅魔!Clark

(發生於 果樹上的蛇 之前的天使與惡魔)
請愛用 #狂歡節的瑪麗亞 進行連載追蹤



那是人間世界、永生之國、萬惡煉獄與所有生命、能量與魔法最終皈依的幽暗冥域所在的宇宙當中,一段既不長也不短,卻平安維持住宇宙脆弱平衡的一段驚險插曲。


布魯斯沒有見過神。

小的時候他覺得這是件大事。那怕只是一眼他也應該要見過,不過這件大事一直到他成為力天使始終都沒有發生。幾乎整個童年布魯斯都在懷疑那個不可言說是否真實存在。事實上祂存在,用一種近乎詭譎、不可理解的方式,以各種形式存在,感覺就像祂不在那裏。但在布魯斯接下家族事業——高壇市守護天使的工作之後,這就已經不是值得布魯斯掛心的事情了。

整個物質世界在工業革命之前是很簡單的。像是智慧之果掉進了人間,砸爛了的果肉四散,腐朽甜膩的腥香像人類神話中普羅米修斯帶給人類的火焰,啟迪了他們的智慧。惡魔們開始狂歡,他那對沒撐過第二次永恆之戰漫長戰爭的雙親想必是很難接受這聞風起舞的人類與已經不太回天上的自己。

說來很怪,布魯斯早就不會緊張兮兮的糾正他人神的說法(不可言說的),比起那些在物質世界建立起高高的教堂,頌揚天上神國的使徒們或許他還更"信仰不堅"一點。但偏執彷彿一種連天使都能傳染的病,好像只要祂似有若無的存在,就能被任意解讀。(不是說好的不可言說?)布魯斯也不是沒猜測當年金色的明星、六翼天使路西法是不是就是因為如同神一樣全知全能才會拉著一票粉絲吵著要離家出走,但就算天使們打成一團,也沒見到神祂老人家出來把所有人都揍一頓。於是他理解了。

他的職責是守護天界之門,並承擔一個城市的守護工作。沒人問過他願不願意繼續待在那黑巫師、惡靈、魔鬼和邪教徒滿街跑的地獄都市裡,他始終孤立無援。但若這就是命運之書所記寫的,力天使布魯斯.韋恩的天命。那麼那些如傳染病般的偏執、被任意表述的不可言說的和信仰不堅的質疑都將與他無關。

但"不可言說的"所織羅出的命運是如此複雜難解,即使是近乎全知全能的路西法大概也不能全然理解命運之書吧。在踏進黑色星期五這間位於大都會,由靈媒所經營的酒吧時,布魯斯沒有想過自己會發現一隻純種魅魔。

大都會在七年前成為傲慢王眷屬的惡魔——黑羽翼的雷克斯.路瑟的地盤,並在四年後正式淪陷成為惡魔佔領區。本來管理大都會市的天使最終因為受到惡魔腐化而殞落,布魯斯便接掌了大都會市。第二次永恆之戰之後這麼多年,已經很少碰見雙方有什麼權力轉移和佔領區動盪,這怎麼看都不是好事。

那隻魅魔散發著不同於地獄裡惡魔的腐臭枯槁、腥臭乾焦的氣味。而是甜而撓人的香氣,是甜果子的氣味,是會引發慾望的氣味。魅魔一雙如藍色天鵝絨的眼睛睜大著望向他,既錯愕又欣喜。布魯斯想應該是自己所散發出的氣味的關係。

酒吧裡絢爛的燈光交織成一片惑人的星光,就在克拉克正覺無聊想離開時。一縷混著香水的溫熱薰香被捲進嗅覺裡,霎時間令他脊椎發熱,隨著那氣味越發清晰而像霧氣似的從脊髓擴散到胸腔。克拉克坐回高腳椅上困惑又欣喜的眨眨眼睛,望向那坐進他身邊,也點了一杯酒的男人。

那個男人有著一張雕琢過的長臉,壯實的身軀讓人看不出年紀。儘管髮鬚灰白,卻仍不減他渾身逸散而出的強大能量。薰香,克拉克抿著唇。他不確定男人是不是使徒。他的哥哥大魅魔拿破崙.蘇洛總說討人厭的天使和使徒有股澀味,但這個人沒有,他的氣味溫熱、帶著些許辛辣,像是有著濃烈香氣的植物被高溫燻焚所飄散出的味道。他抬起眼睛,男人向他這裡靠過來。男人身上強大的循環魔力所散發出的能量氣息讓克拉克連後腦勺都跟著熱了起來。

酒、杯光和閃爍的霓虹進入了魅魔的幻覺魔法裡,布魯斯望著那雙比天還藍的眼睛,小魅魔的魔力甜得像伊甸園果樹上新鮮的漿果,他建構出的幻覺單純甜美,沒有惡意、沒有殺伐,布魯斯因為不忍心而任由自己落入這其實只消彈指便會灰飛煙滅的魔法裡。布魯斯從未害怕被腐化,他用自己的方式與盤據於高壇市裡的各方勢力周旋,這也是他為什麼能掌握著高壇市這麼多年沒被邪惡給吞沒。

魅魔的鼻尖畫過他的,屬於惡魔的破敗與甜味混和成一種腥黏的甜香,宛如即將潰敗過熟的果子。克拉克.肯特,新生魅魔,帶著與他的身分相違背的純真來到他面前。這是究竟是試煉還是命運?在他們四唇相貼,滲透而來的魔力點滴進了布魯斯的魔力循環裡,渴望力量滋養的求生本能讓他們逐漸融合的瞬間,布魯斯就明白。這會是他的機會,在這已無天使看照的城市裡,布魯斯會需要一雙眼睛。

他會需要克拉克。


-TBC-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