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DC|海超】On My Own

DCEU,JL電影形象
(蝙超前題) 海/超
Normal(無能力普通人) AU

可以配著歌來讀這篇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g1gMrGo
Ashes Remain - On My Own

-------

那是一個灰濛的初春午後,迷濛的白灰罕見的壟罩著城市,濃重的水氣繚繞,淡淡的土腥味滲進了窗縫。克拉克罕見地從淺眠的午休中驚醒,滴答的雨聲和汽車從街口呼嘯而過的聲音讓他恍如隔世了幾秒鐘。始終鮮明的記憶碎片讓他在那空白的幾秒彷彿落進時空縫隙。

就是這樣一個春季午後,堪薩斯雨後霧氣繚繞,山嵐塞滿了天空的顏色,沒有夕陽、沒有陽光。而他青春期覺醒的愛情伴隨著隱約入耳的雨聲,在一句和他完全無關的承諾中化作割人的碎片。克拉克揪緊了年長愛人的手指,承受著無法不哭的疼痛,在往後的幾個月裡望著那王子般遙不可及的身影痛到難以呼吸。

布魯斯、布魯斯。

他無聲的吶喊,淚水滑過臉頰。他記得全部的細節,刻薄銳利的薄唇勾著精密的角度,王子笑著揉著他的捲髮。年長愛人指間的溫度、抱著自己腰桿的力道。他全然幸福,毫無保留的交出自己,完全忘記巨大的世界將會如何無情的碾碎他們。

清晨亮到發白的陽光撕裂了他們,布魯斯終究沒能在他身邊唸完高中。他走了,克拉克還記得自己雙膝撞在被霧氣潮濕的柏油路上的鈍痛,望著那從高級轎車昏暗的遮光玻璃隱約透出的人形,他竟然大聲吼出不要走的權利都沒有,只能徒勞的揪著衣服,哭的像個玉米田裡的灑水器。

他是同性戀。無法傳宗接代的他,即便是在同性婚姻已經合法的現在,他也注定無法掛上韋恩的姓氏,將他們的愛情捧在手裡。

克拉克在呼吸的瞬間感到一陣尖銳的刺痛貫穿了他。亞瑟、他的亞瑟。在那幾乎必然分別的清晨,從睡夢中幡然醒來克拉克被困在那雙覆滿刺青、強而有力的雙臂裡,情不自禁的抬頭吻了他。前晚的雲雨溫情、柔聲情話都彷彿只是一場夢。

克拉克幾乎相信這一切都是上帝對他愛上男人卻沒有覺悟而降下的懲罰。熟悉的疼痛在那個清晨重新開始折磨他,就像他始終沒能放過自己、放過那個男人不可能為一個家庭孕育生產的自然現實那樣毫無理由的自我傷害。

「克拉克,怎麼了?」

帶著繭子的手掌撫過他的肩,亞瑟的溫度就這樣滲透過來。克拉克伸手拉過他,讓自己和他緊貼在一起。克拉克微微顫抖著再次呼吸,然而就像他所希望的那樣,疼痛撫平了,空洞蝕人的雨聲不在是克拉克此時聽覺裡的唯一,而混入了亞瑟的呼吸以及他的關心。

「你哭了。」亞瑟小心的伸手抹去掛在克拉克臉上的淚痕,和他睫毛上閃閃發光的淚珠。
「老天……」克拉克沒想到都這麼久了,自己還能為這種事情而哭。
「嚇我一跳。」
「抱歉,我沒事。只是…想到以前的事情。」

克拉克柔聲的安慰他為自己的傷痛而心疼的情人,他們手指交纏,掌心相貼,鼻尖相抵。亞瑟淺灰的瞳孔成為他視覺裡模糊的白靄,他含住亞瑟的唇,亞瑟也回應著。像是儀式似的,軟唇相貼,不帶任何更多或更渴求的意義,而是交換著安全、寬慰與親密。克拉克幾乎控制不住心口湧出的暖意,像是雲層之上閃耀的日光,以及滲出灰雲的光靄。

他幾乎可以確定自己是因為天氣而陷入痛苦記憶中沒能醒來,而不是錯亂駭人的時空錯亂感所帶來的不安而恐懼害怕。那些失去的不會再回來,而亞瑟愛他,他是這麼的愛他。他比自己還要恐懼著失去,因為他是如此珍惜、如此貪戀與自己相處的每一秒。

雨聲變大了,外頭變得更加安靜,克拉克甚至覺得自己能聽見海水打上沙灘的聲音。亞瑟和那些鮮豔的細節取代了那些他失去的曾經,更加強烈的鈍痛襲擊了克拉克。他感覺到愛。感覺到那些生活裡細小、閃閃發光的片刻此時在他的胸口所迸發出的巨大力量,那幾乎要將他撐破似的讓他沒辦法呼吸。克拉克又哭了,他笑著卻流著淚,因為他知道、而他是如此深信著,他不會再經歷失去,他也不再需要因為他無法辦到的事情鞭撻自己。

亞瑟僅僅只是握著他的手,就已經要為他們互相擁有而高聲歌唱。他只擔心自己沒有做到克拉克希望的一切,而從未對克拉克有任何要求。

「克拉克?」
「亞瑟、亞瑟。」

克拉克埋進亞瑟的擁抱裡,將他此時此刻膨脹的只能用這種原始又令人誤會的方式宣洩出來的情感傳染給他的亞瑟。他想他以後會在亞瑟開始高歌的時候與他一起歌詠,他才不管那是不是會讓他看起來像個傻子。

因為克拉克是如此幸運能擁有這樣美好的亞瑟.庫瑞,讓傷痕累累的他能重拾為愛情高聲歌唱的能力。


-Fin-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