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DC|海超】向光行於無垠黑暗 01

DC電影形象

A!水行俠/O!超人

ABO設定+奇幻AU




*********************

他們是如此安於宿命,卻又恨自己無力反抗。

*********************


※1 水中呼吸


亞瑟回去的時候還不算晚。


從海邊就能看見村子那一頭閃爍的點點光火晃著不祥的預兆,海邊的風很冷,他隱約的覺得那些光火很不好,那幾乎是立刻就引起他的不安。他本來打算明晚就乘船去這片海中的一座巫師塔那裏,他相信他自己可以在那裏找到困擾他這麼多年、吟繞腦中那似有若無的聲音的真相。而那些搖曳的光讓亞瑟想起自己待的漁村幾年前也是這樣被洗劫,燒個精光、一點不剩。女人被擄走、男人被殺光了、老人被燒死、小孩估計會被賣掉。他站在焦黑荒蕪的村子裡,聽著雨。神彷彿憤怒似的劈下了雷。巨大的轟鳴聲竄進他的耳裡,逼得他跪在地上,聞著濡濕焦黑的泥土混著血、殺戮和悲痛的氣味。他隱約的知道很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因為他能聽見沒人聽的見的聲音,他很可能背負著某種宿命,但他卻沒去做。


亞瑟憑著一股衝動在渾身顫慄和恐懼中起身,或許是不想相信自己就是導致整個村莊被屠滅的原因。他想知道真相;想讓自已好過一點,好讓他能安心地離開這裡。所以他幾乎是瘋了似的在瓦礫和焦炭中耙挖尋找任何可能性,雨點打落仍冒著煙的焦炭,他不知道臉上滑落的是雨水還是他的淚水,直到他找到了男人、女人、小孩和老人的焦屍與黑魔法的痕跡。沒有匪賊、沒有劫掠。降臨他所生長的村莊的只有殺戮而已。而成為倖存者並沒有為亞瑟帶來任何希望,只有注定糾纏他一輩子無法擺脫、無止無盡的惡夢而已。


面向山路的村口聚集了很多人,亞瑟注意到那些舉著火把的不速之客穿著著輕便的鎖子甲,裡面是帝國軍的制服,奇怪的是他們身上沒有帶劍。往人群接近的馬蹄聲很快就吸引了那些帝國軍的注意。亞瑟蹭蹭鼻子,他除了海的鹽味、火把上油的焦燒味和漁獲的腥味之外,他還聞到了邪惡的冰冷和腐敗的屍臭。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帝國兵沒有帶武器的原因了。


只是現在的情況對亞瑟而言可能沒什麼選擇,而這也是他為什麼總不在一個地方停留超過兩周以上的原因。遇過兩次之後就不會希望自己下一次在遇到,畢竟運氣總是會用完的。這次若不是因為那個巫師塔有些異狀,亞瑟也不會願意在這個友善的村莊裡多待一天。而現在前有魔物,後有不該被捲入的人們,想到那些焦臭的屍體、被埋葬在泥土裡的死亡。亞瑟沒有猶豫,葬送整個村莊從不再他的選項裡,他能做就是想辦法別死。他扯動韁繩,駕馬向帝國兵奔去,拔出了腰上的劍,俐落的剃下一個帝國兵的頭。霎時間魔物的黑血四濺,混雜著砂質的慘叫聲劃破了臨海村莊平靜的夜晚。亞瑟駕馬急奔而去,遭受攻擊的魔物立刻露出原形,尖叫著振翅追來。


他揮劍劈下兩隻試圖將他拉下馬背的魔物,再次拉扯韁繩,馬呼嚎一聲急停下來轉身躍入森林。枝枒叢生的森林確實為亞瑟擋下了不少魔物的攻擊,他一路向山上奔去,掃落所有試圖殺他或扯他下馬的魔物。他雖然有制定逃離計畫,但當誘餌卻不包含在計畫裡。亞瑟很肯定自己已經殺死了一支帝國軍小隊數量的魔物了,但攻擊還是源源不絕。他的馬被一道致死的黑魔法擊中,亞瑟被摔飛出去撞上了樹。


樹枝割破了他的臉,心臟跳的飛快,呼吸因運動而有些紊亂。月光、血、死亡和魔法引來了更多魔物,利用森林的黑暗亞瑟跌跌撞撞的逃著。他的腰腹魔物被利爪抓傷,傷口要命的深,爪子估計還帶著毒。他的腿越來越沉,更別說女妖的尖嘯也從來沒有遠離他。體力逐漸透支的亞瑟看著滴落在泥地上混著汗水的血,開始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活過今晚。


一瞬,他聽見一個悠遠的歌聲,那個歌聲不是正常的,太、太撓人了。像是一朵發光的羽毛,伴著白光落進黑暗裡,它即將要照亮他所看不見的前路。他不禁聯想到人魚,如果連海裡的魔物都要取他性命,那這會是最糟糕的狀況了。不過亞瑟知道不是,人魚的歌聲不是這樣的。


他沿著海岸線移動,亞瑟可以看見那座他可能沒辦法去到的巫師塔在發光。村莊的方向看上去是安全的,沒有冒出狼煙,也沒有嚇人的叫聲。亞瑟只希望可以撐過今晚,太陽出來之後就不會這麼危險了。女妖的尖嘯聲持續繚繞著,樹越來越少,亞瑟明白自己已經被女妖逼到他不想去的地方了。


海水乾澀的鹽味和腥味隨著強勁的海風刮過亞瑟的臉頰,兩三隻女妖從樹林裡竄出,在他身後躍躍欲試的想將他大卸八塊。沉重喘息著的亞瑟舉著劍,擺好架式,準備奮力一搏。


——我從海裡來,要吞噬大地。


極為清晰的聲音從腦袋的深處響起,亞瑟差一點沒閃過女妖對他揮來的攻擊。海水的聲音太響亮了,以至於亞瑟幾乎聽不見女妖對他的嘶吼。隨後那撓人的歌聲也便得響亮,彷彿也能聽見那個歌聲似的,女妖們突然捂著耳朵痛苦的在尖叫著。亞瑟像是得到了什麼靈感似的回過頭,蒼白的月光照亮整片深藍的海,海面平靜無波,連風都停了下來。太安靜了,剛才那幾乎可以遮掩女妖嚎嘯的海浪聲彷彿不存在,亞瑟這時才注意到巫師塔的真正的被火光點亮,而不是虛浮的發著彷彿幻覺的光暈。


——我從海裡來,要吞噬大地。


又一次。亞瑟很快就辨識出那聲音是從他有記憶以來就在他腦袋裡的悠遠細微的聲音,此時此刻無比的清晰。它敦促著:海。亞瑟轉身就往懸崖上走,巫師塔的火光洩洩,他早該過去、他早就應該要坐著船過去。亞瑟這麼想,然後一躍而下。


亞瑟摔進海水裡,撞擊水面幾乎讓他痛暈,更別說他還流著血,海水讓他的傷口痛得要命。在昏迷與清醒之間,那個歌聲更加清晰了。但亞瑟已經沒有任何一絲力氣浮出水面,他不覺得自己能游到巫師塔那裡。而他如此拼命的想了解自己的宿命只是不想再有人因他而死,不想再有村莊消失成為一片焦土就。海水冰冷的包裹著他,緩慢的不斷往海底墜去,亞瑟吐出最後一口氣,氣泡從鼻腔冒出,咕嚕。黑暗會將他吞噬,最終是死亡。早在很多年前他就應該死了,而現在只是終於迎來他早就該得到的終結。如果神要他的軀體,就給祂吧。


歌聲停了,有一雙溫暖的手捧著他的頭。咕嚕,氣泡又冒出來。亞瑟睜開眼睛。他看見月光從水面折射進水裡,水擠壓鼓動的聲音漸漸清晰。他在呼吸,在水中呼吸。


「吾兒。」


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從海洋的深處傳來,亞瑟游動。他把身上所有的外物扔掉,水的聲音變的很清晰,更多更多的聲音流進了耳朵。他把上衣撕破,將自己那到糟糕的傷口捆好。水讓他感覺很好,他甚至不用花太多力氣就能游動。


「吾兒,來我跟前。」


亞瑟循聲游去,水流的聲音很清晰,他跟著幾隻發出聲音的海豚共游。他現在能看見有什麼東西正在水底發光,這裡應該要是很黑很黑的,但沒有,巫師塔倒插在水裡,高聳的塔頂冒著火光,是火。巫師塔之後是一座看上去全然廢棄的城市,他順著那低沉的呼喊聲游進城市裡。他想起了亞特蘭提斯滅絕的神話。意圖利用黑暗的力量主宰世界的奧姆主神帶著波賽頓的戰戟,為大地招來災禍,最終被群山之王所擊敗。波賽頓的戰戟重新回到海中,而亞特蘭提斯卻被奧姆主神所招來的災禍反噬而滅亡。


一道不知何處而來的光落在一座華麗城堡前,亞瑟向光靠近。一個女人坐在波賽頓的雕像上,懷裡抱著一把戰戟。始終低著頭的女人在亞瑟靠近的時候突然醒了過來,抬頭便看見了他。亞瑟便突如其來的被一股急流包圍、捲住。


「我是水之精靈,奉古神之光、海神波賽頓之命為你保管這把戟,現在交還於你。」


水精靈的聲音流進他耳裡,那把閃閃發光的戟順著水流來到他面前,亞瑟接過那把戟,魔法和古老的記憶向海嘯一般席捲他的腦袋。亞瑟甚至不知道那是多久以前的記憶,混雜在豐厚的情感裡一次灌進他體內。隨後那股響亮的嗓音再一次在他的腦袋裡響起。


——光立於王座之上,於黎明之前看照他。


失去意識的亞瑟在晨曦乍現時的第一道光照在身上的時候醒了過來,他被水精靈的力量沖上巫師塔可以停靠船舶的小碼頭。背著戰戟,亞瑟在塔裡循找到了他一直以來想找的、關於他從來不明瞭的宿命。巫師塔裡存放著七海之王、亞特蘭提斯和古神之光的文獻。他所聽見的腦內巨響,是造物者古神所留下的靈言。而他便是繼承了海神波賽頓的戰戟,作為守護為保護大地不受黑暗侵蝕而化作光的古神守護神之一,統御七海的王、造物者的守夜人。亞瑟躍入水中,為拯救受黑暗所侵蝕的大地,他將需要一支軍隊。他要依照靈言進入王城,找到降生於世的古神之光。


『我從海裡來,要吞噬大地。』


來自海裡的蠻荒之王——亞瑟.庫瑞,這將會是他在地上的名號。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