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尼與他的筆記本

The Trust That We Don't Have To Talk.16

《無須言明的信任》16

逆襲組(Credence/Graves)以及葛林戴華德

原著向,時間點為第一部電影之後。

※包含原創咒語、魔藥與部分設定

**********

*16 尾聲


踩著和上一次走到這裡時同樣的皮鞋,魁登斯盯著自己的鞋尖。想著那大概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好像才約莫一年而已。第一議事廳和記憶中的沒什麼差別,石造的地板依舊被家庭小精靈抹得發亮,折射著天花板上的裝飾,令人眼花撩亂。走在他前面的葛雷夫轉過身,幾乎和當時一樣。只是這一次男人沒有確認他是否緊張著。他拂去魁登斯西裝外套上不存在的灰塵,檢視著他的男孩是否完美。


「緊張嗎?」

「有一點,先生。」


葛雷夫看著魁登斯,他微微一笑。魁登斯還記得那個時候,葛雷夫要他什麼也別說、只需要服從他就好。而這一次葛雷夫誠然信任著他,雖然魁登斯總是沒什麼把握。


「他們、議員們不會問很多吧?」

「如果他們知道該問什麼,我想都不會是你無法回答的問題。」


兩人踱步來到議事廳門前,葛雷夫冷笑著表示著他對議員們的不屑,並最後一次檢查懷錶上的時間。這一次他安排好了時間,他可不希望遲到。


「你努力過了,不是嗎?」葛雷夫在推開門的前一刻,對魁登斯淺淺一笑。


男人推開了議會廳的大門,議會廳裡冷光依舊,慘淡的白光打量黑青的議會地面。葛雷夫大步流星的踱步議場,長袍飛揚著讓他氣宇軒昂。議場兩側或坐或站了很多人,魁登斯深吸一口氣,無視著自己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他模仿著葛雷夫的自信,將自己的皮鞋踩得響亮,走進議場中間。


在魁登斯告訴葛雷夫他想要成為正氣師的時候,葛雷夫那時正教他如何使用護法咒語,他並不意外魁登斯會以他為目標。事實上魁登斯的成績雖然稱不上極好,但他的每一項自我鑑測都是標準值以上。但葛雷夫卻遲疑了,魁登斯以為是自己表現得還不夠好。


葛雷夫雖然沒有阻止魁登斯參加超勞巫測,卻在測驗結束之後才告訴魁登斯他的計畫。改變整個美國巫師世界與莫魔世界的關係,魁登斯想到了自己、想起那些肅清者、想起了他養母。他問為什麼一直到現在葛雷夫才願意告訴他。葛雷夫只是淡淡的告訴他,自己並不想影響他的任何決定。確實,只要葛雷夫想要的,他什麼都會答應。


『當你也想要成就什麼,或希望自己成為什麼的時候,我才能放心將這件事交給你。』男人說著話的時候,深秋微涼的孤寂氣息裡甚至漾出了一絲難以察覺的暖意。


在拉帕波律法在肅清者問題結案報告結束之後由皮奎里正式宣布廢止,並發布相關緊急配套。隨之而來的莫魔問題仍必須因應,這也是為什麼葛雷夫會選在這個時候讓魁登斯來參加這場會議。在肅清者結案報告之後,葛雷夫就已經緊鑼密鼓的為廢止拉帕波律法進行準備。


他以北美巫師世界的新生巫師人口安全問題、肅清者後代的後續監控與收編、魔國會現存的莫魔相關單位整合等等問題擬定了一份全面性的安全性評估報告,雖然當中僅只提到了以巫師世界的保密與安全,報告當中仍涉及了教育、奇獸飼育、商業活動等等領域。


而這就是葛雷夫的計畫,他野心勃勃希望成就的「最長遠的利益」。


他從戰爭、從葛林戴華德身上看見了莫魔與巫師之間的相同與相異。對生存、對愛、對希望的歌頌,對死亡、對傷害、對暴力的恐懼。葛雷夫相信這是正確的決定,卻也是極為困難的挑戰。


「這位就是我為國會帶來的巫師,他會提供我們對莫魔世界的協助。」


葛雷夫在議場像所有人與議長皮奎里致意之後,再次向國會與北美巫師世界介紹魁登斯。而這一次他不再是怪物,而是一名巫師。一名曾經受到壓迫而成為了暗黑怨靈宿主卻頑強的活了下來,必將成就偉大事物的巫師。魁登斯矗立在空曠的議場中央,沐浴在四面八方投來的目光中,人們交頭接耳的細碎聲響讓始終不擅長面對人群、成為焦點的魁登斯感到恐慌。魁登斯盡力忽視那些聲音,想著葛雷夫為了他、為了改變他曾經也不願意相信的巫師世界所投入的努力,他不是來這裡害怕發抖的。


在漸大的耳語聲中,站在主席台的議長皮奎里抬手示意肅靜。整個議場安靜了下來,皮奎里這時走下了台階,更近的面對這位讓他的老友葛雷夫傾心的奇蹟之子。魁登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已經原諒了當時對他下達擊殺命令的皮奎里,她是否和葛雷夫先生一樣,帶著厚重的面具過著他所不能想像的生活。答覆著皮奎里提出的問題,魁登斯想著他所讀過的書、整理過的資料、遇見的人。他們都在和逐漸變得巨大的世界對抗,曾幾何時他也已經不再孤獨一人。但即便如此,這個世界仍然已經大的可以輕易殺死他們任何一個人。


「告訴我,巴波先生。你願意來這裡的理由。」

「北美巫師世界只要有我一個暗黑怨靈宿主就夠了,而我希望以後都不要再有。」


魁登斯的聲音響遍了議會,凝視著和初站在此地相比已然完全不同的魁登斯。她相信奇蹟之子是存在的。在皮奎里得知魁登斯.巴波在分離出暗黑怨靈後仍沒有死時,有什麼改變就預示了。或許這就是葛雷夫和她一直在等的「改變的契機」。然後她微笑。


「那就交給你了,巴波先生。」


直到會議結束前,魁登斯都沒能從皮奎里對他的肯定和自己即將擔負重任的震驚中回復過來。


一周後,現職安全部部長特助的魁登斯在幫葛雷夫整理那些從水管理衝進來的公文紙鼠時,一隻紙鼠跳上了魁登斯的手臂,男孩急忙的把那隻想撞壞自己的公文鼠從肩膀上抓下來。公文此時在魁登斯手中展開、攤平,內容與其說公文比較像是公告。行文內容寫著他和奎妮.金坦一起被調職到了莫魔事務管理部,而該部門是因應拉帕波律法廢除後所成立的整合部會。雖然不是什麼像安全部這樣大部會,但那是葛雷夫先生想要的,也是魁登斯要開始所有未來的地方。


魁登斯看著正在辦公的葛雷夫,想著這人怎麼可以這麼狡猾。安全部的人事異動公文都要經過葛雷夫的簽字,而魁登斯竟然沒見到那份公文,而簽署這份文件的葛雷夫竟也閉口不提。


「恭喜你。」葛雷夫冷不防地說。

「先生真的太狡猾了。」


葛雷夫從座位上起身,抬手打開了門邊一個櫃子的抽屜,一個深藍色的精緻小盒子向男人的手心飛來。


「魁登斯,安全部有很多秘密。你離我太近,保密的功夫你得練好。」


那個精緻的霧面盒子上綁封著的白色緞帶輕巧的鬆開,葛雷夫將盒蓋打開。一只黝黑的戒指躺在奶白色的軟墊上,由銜尾蛇圈成的環形,一顆和葛雷夫的蠍子領針一樣的綠色寶石被鑲在蛇的頭部。魁登斯接過葛雷夫的禮物,將那只戒指套上無名指。


「我已經站在你身邊了嗎?葛雷夫先生。」魁登斯盯著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語氣搖擺的問。葛雷夫執起那懸在空中的手,在魁登斯的額間落下一吻。宛如受封儀式一般,魁登斯幾乎現在才發現自己紅了眼眶。


「接下來的我們,會並肩前進。」葛雷夫這麼說。



-END-

本來想說送墜子的,但是魁登斯已經有一個了,最後就變成送戒指。

等我寫完才發現跟求婚一樣。

感謝所有追到現在的朋友,愛你們。

過幾天會放上新刊的印量調查,感謝各位。

评论
热度(9)